专业的游戏资讯门户网站,爱游戏就上新游网!
新游网首页 > 综合热点 >

《炉石传说》WE优容爱哭诉都输一整天了,粉丝安慰:虎牙比赛赢了

于语烟/全民电子竞技2020-06-29 21:08:06

分享:

炉石传说

开发商: 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 游戏评分: 9

游戏推荐:


抱抱孩子,孩子需要安慰,晚上睡觉前给孩子讲故事,比如德国考古学家海因里希·谢里曼小时候听过特洛伊木马的故事,长大后,他找到了传说中的特洛伊城。这些故事,会在孩子遇到困难的时候发挥作用。现在的学习,都是以成绩伦英雄,无论怎么努力,成绩决定一切。生活就是如此。我们都是平凡的人,在芸芸众生中并不出色,也许我们的孩子也是。作为父母,有责任和义务让孩子坚强的信心,让孩子去迎接未来的挑战。给孩子足够的爱,让孩子有勇气面对未来。爱不是安慰和帮助,而是无言的理解和接纳。
歌名:《奈何桥在哭诉》
RAP/唱:Beata
词:Beata
曲:司徒俊文提供
背着我的行囊慢慢的向前赶路
走着
这一路被削尖的石头
长满荆棘的黄土
漫空飞舞听见凄凉的思哭
看见奈何桥的扶手
青白瓷器下掩埋的泥土潮湿冰凉
等待过路人温暖的停留刻下思念的祝福
祭祀你仇恨的眼泪
搽下一抹淡淡的毒
泛黄的古书写满白话被风撕破
孤零的凋谢你婀娜身影模糊
感觉我的爱慢慢
消失怠尽
最美的一眸你已错过
下个轮回还口否重新来过
我在桥上等了年复一年却未等到你的承诺
原来爱可以转世轮回只是美丽的传说
黑色的墨袍下那个女人泪水化为孤独
怎么怎么让我向谁哭诉怎么怎么还是转身放手
当阳光普照白夜降临
谁再为谁哭泣等候
秋叶的树
洁白的雾
想起当初叙闲愁
昨时花开又缤繁
说与君到白头
黑色的梦
无人的路
曲终人散一场空
何时思念不再有
愿寂寞独相守
你看不见我满手的鲜血
我的心它好痛好痛
你却不懂前世为你付出的真心那么的痛
花前月下清酒杯映着你模糊的身影
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写在我的掌心
剪下一缕青丝看它慢慢烧成了灰
当成对你最后爱情的祭奠
昙花凋谢不再重现
孤雁滑落牺牲惨烈
依稀记得你笛声幽鸣在凄冷的午夜
它唱着
江边月冷独有佳偶
一曲荡鸣只博伊笑
今生未与佳人共眠长相伴
轮回下世却在那桥把你等待
秋风水寒哪堪衣袖单薄如蝉
你早已将我忘记在桂花林深处的水湾
我的身体沁泡在水下孤独的呼唤
我的君他何时归来
我不要一人在地下永生长眠
秋叶的树
洁白的雾
想起当初叙闲愁
昨时花开又缤繁
说与君到白头
黑色的梦
无人的路
曲终人散一场空
何时思念不再有
愿寂寞独相守
秋叶的树
洁白的雾
想起当初叙闲愁
昨时花开又缤繁
说与君到白头
黑色的梦
无人的路
曲终人散一场空
何时思念不再有
愿寂寞独相守
冷秋月
照明涧
水湍湍
心凉凉
铁桥琐
锁不住
前世人
今生梦
人逝西去情难死
奈何一声叹息 感觉比较伤感,歌词就好伤感,呵呵,莪也蛮喜欢听的www.xyx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转载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如今,虎牙算是炉石传说最强的直播平台了吧。毕竟此前WE战队全员入驻,实力壮大了许多。世界冠军WE,搭配安德罗妮、老中医、瓦莉拉等这样的大主播,因此虎牙炉石板块真的可谓是大牌云集了。

自来钟的传说 长沙人有句俗话:“飞来石、自来钟,岳麓后山铁蜈蚣”。岳麓山上有口大钟,夹在云麓宫旁一株古银杏树上。传说古时候,岳麓山下有个老渔夫。他有一对聪明伶俐的女儿,一个叫金仙,

优容爱作为WE最具影响力的队员,近日在直播时候,表示自己运气不佳。他跟粉丝聊天,称自己已经输了一整天了,感觉都没赢过。从优容爱直播间的标题也能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生气,所以在不断冲分。但是,这接连输比赛,冲分还有什么意义嘛?粉丝安慰优容爱:你在虎牙比赛上赢了。

后羿无可奈何,又思念妻子,只好派人到嫦娥喜爱的后花园里,摆上香案,放上她平时最爱吃的蜜食鲜果,遥祭在月宫里眷恋着自己的嫦娥。百姓们闻知嫦娥奔月成仙的消息后,纷纷在月下摆设香案,向善良的嫦娥

粉丝提到的比赛,是近日虎牙举办的探险者协会大乱斗活动。这是虎牙基于炉石传说新版本,所开启的活动,邀请到了很多虎牙主播参赛。包括安德罗妮、老中医、春哥、瓦莉拉、优容爱等一共16位主播参与,可谓是神仙打架了。

夜的寂寞。情的伤逝。疼的伤痕。孽的相聚。都参杂一次无情的离弃。

探险者协会大乱斗一共持续3天,10号进行的是天梯接力赛,11号进行的是阵营对抗赛,12号进行的是竞技场挑战赛。而粉丝说优容爱在比赛中拿到胜场,就是在说他在虎牙的竞技场挑战赛中拿到了胜场。优容爱毕竟是世界冠军,所以他在比赛中还是很占优势的。安德罗妮团队是首日比赛中,拿到了第一名。而优容爱阵营也拿到了第二名,并且在第二日的阵营对抗赛中成功击败了安德罗妮阵营,将积分又追了回来。

沙巴军曹给人一种传奇的感觉。由三毛对那个沙巴军曹的不解,到听到传言的急转态度,再到高潮部分军曹舍命救撒哈拉威小孩,人物形象入木三分。“一个被仇恨啃齿了十六年的人,却在最危急的时候,用自己的

使者很佩服安德罗妮,每次比赛早早结束后,他就开启了魔兽世界怀旧服之旅。说实话,他最近真的有些沉迷WOW了,但却还能在炉石传说比赛中拿到好成绩。而且,他也是虎牙狼人杀Godlie的三剑客之一。如此看来,安德罗妮堪称是全能型主播了。

12号的比赛结束后,虎牙探险者协会大乱斗,就要决出奥丹姆最强探险者的最高荣誉了。参赛的这16位主播,大家觉得哪个阵营能获得此殊荣呢?


[ar:轨迹]
怎么隐藏我的2113悲伤
失去5261你的地方
你的发香散得匆忙
我已经跟不上4102
闭上眼睛1653还能看见
你离去的痕迹
在月光下一直找寻
那想念的身影
如果说分手是苦痛的起点
那在终点之前我愿意再爱一遍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
接着紧紧闭上眼
又想那一年你温柔的脸
在我忘记之前

闭上眼睛还能看见
你离去的痕迹
在月光下一直找寻
那想念的身影
如果说分手是苦痛的起点
那在终点之前我愿意再爱一遍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
接着紧紧闭上眼
又想那一年你温柔的脸
在我忘记之前
心里的眼泪模糊了视线
你会看不见
欣晴音乐

娘子娘子却依旧每日折一枝杨柳

你在那里在小村外的溪边河口默默等著我

娘子依旧每日折一枝杨柳

你在那里在小村外的溪边默默等待娘子

一壶好酒再来一碗热粥配上几斤的牛肉

我说店玄三两银够不够

景色入秋漫天黄沙掠过

塞北的客栈人多牧草有没有我马儿有些瘦

世事看透江湖上潮起潮落什么恩怨过错

在多年以后还是让人难过心伤透

娘子她人在江南等我泪不休语沉默

娘子却依旧每日折一枝杨柳

在小村外的溪边河口

默默的在等著我

家乡的爹娘早已苍老了轮廓

娘子我欠你太多
一壶好酒再来一碗热粥配上几斤的牛肉
我说店玄三两银够不够
景色入秋漫天黄沙凉过
塞北的客栈人多牧草有没有我马儿有些瘦

天涯尽头满脸风霜落寞近乡情怯的我

相思寄红豆相思寄红豆无能为力的在人海中漂泊心伤透

娘子她人在江南等我泪不休语沉默

•周杰伦-千里之外
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时间被安排
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浓雾散不开
看不清对白你听不出来
风声不存在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
把结局打开那薄如蝉翼的未来
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
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
我两鬓斑白闻泪声入林
寻梨花白只得一行
青苔天在山之外
雨落花台我等你来

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
你无瑕的爱你从雨中来
诗化了悲哀我淋湿现在
芙蓉水面采船行影犹在
你却不回来被岁月覆盖
你说的花开过去成空白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
把结局打开那薄如蝉翼的未来
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
用一生……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简单爱
词:徐若瑄 曲:周杰伦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
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想简!简!单!单!爱~~~~~~~~~~
想简!简!单!单!爱~~~~~~~~~~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
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
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的绝望
雨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
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
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花已向晚
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石道上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
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轨迹~
周杰伦
怎么隐藏我的悲伤
失去你的地方
你的发香散得匆忙
我已经跟不上
闭上眼睛还能看见
你离去的痕迹
在月光下一直找寻
那想念的身影
如果说分手是苦痛的起点
那在终点之前我愿意再爱一遍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
接着紧紧闭上眼
又想那一年你温柔的脸
在我忘记之前
闭上眼睛还能看见
你离去的痕迹
在月光下一直找寻
那想念的身影
如果说分手是苦痛的起点
那在终点之前我愿意再爱一遍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
接着紧紧闭上眼
又想那一年你温柔的脸
在我忘记之前
心里的眼泪模糊了视线
你会看不见

有谁能比我知道
你的温柔像羽毛
秘密躺在我怀抱
只有你能听得到
还有没有人知道
你的微笑像拥抱
多想藏着你的好
只有我看得到
站在屋顶只对风说不想被左右
本来讨厌下雨的天空
直到听见有人说爱我
坐在电影院的二楼看人群走过
怎么那一天的我们
都默默地微笑很久
我想我是太过依赖
在挂电话的刚才
坚持学单纯的小孩
静静看守这份爱
知道不能太依赖
怕你会把我宠坏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
我舍不得离开
比我知道
你的温柔像羽毛
秘密躺在我怀抱
@·#$%……* $
还有没有人知道
你的微笑像拥抱
多想藏着你的好
只有我看得到
坐在电影院的二楼看人群走过
怎么那一天的我们
都默默地微笑很久
我想我是太过依赖
在挂电话的刚才
坚持学单纯的小孩
静静看守这份爱
知道不能太依赖
怕你会把我宠坏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
我舍不得离开
我想我是太过依赖
在挂电话的刚才
坚持学单纯的小孩
我舍不得离开

☆1.18jay的生日☆
☆51lrc祝jay生日快乐☆
☆永爱杰伦☆支持正版☆
我知道伤心不能改变什么
那么让我诚实一点
诚实难免有无法控制的宣泄
只有关上了门不必理谁
一个人坐在空的包厢里面
手机让它休息一夜
那上千个切掉回忆的画面
时间眼泪不能流过十二点
生日快乐
我对自己说
蜡烛点了
寂寞亮了
生日快乐
泪也融了
我要谢谢你给的你拿走的一切
还爱你的一点恨
还要时间
才能平衡
美梦(热恋)伤痕
画面重生
祝我生日快乐

~~反方向的钟~~
城市霓虹不安跳动
染红夜空过去种种
像一场梦不敢去碰
一想就痛心碎内容
每一秒钟都有不同
你不懂连一句珍重
也有苦衷也不想送
寒风中废墟烟囱
停止转动一切落空
在人海中盲目跟从
别人的梦全面放纵
恨没有用疗伤止痛
不在感动没有梦
痛不知轻重
泪水鲜红全面放纵
~~双截棍~~
岩烧店的烟味弥漫隔壁是国术馆
店里面的妈妈桑茶道有三段
教拳脚武术的老板练铁沙掌耍杨家枪
硬底子功夫最擅长还会金钟罩铁步衫
他们儿子我习惯从小就耳濡目染
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的有模有样
什么兵器最喜欢双截棍柔中带刚
想要去河南嵩山学少林跟武当

~~刀马旦~~
一口粮一张床一面墙一扇窗
我洒下一地月光一次种下一亩高粱
一个人在北大荒一碗热汤啊温暖了我一个晚上
一匹苍狼一身风霜走过丝路回家乡

~~印第安老斑鸠~~
蕃在小镇背对背决斗
一只灰狼问我谁是神枪手
巫师他念念有词的对酋长下诅咒还我骷髅头
这故事告诉我印第安的传说
还真是瞎透了什么都有
牛仔红蕃在小镇背对背决斗
一只灰狼问候我谁是神枪手
谁是神枪手
谁是神枪手
就是我的@#$是神枪手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
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鲜艳草莓
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一种感觉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我说了所有的谎
你却都相信
简单的我爱你
你却老不醒
你疏离的剧情
我不想收敛
因为我喜欢喜剧收尾
我试过完美放弃
的确很踏实
醒来了
梦散了
你我都早散了
情歌歌词何必押韵
就算我是k歌之王
也不见得把爱情唱得完美
只能说我输了
也许是你怕了
我们的回忆没有皱褶
你却用离开淌下句点
只能说我认了
你的不安得到的信任
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1.夜的第七章
1983年小巷12月晴朗
夜的第七章打字机继续推向
接近事实的那下一行
石楠烟斗的雾飘向枯萎的树
沉默的对我哭诉
贝克街旁的圆形广场
盔甲骑士臂上
鸢尾花的徽章微亮
无人马车声响深夜的拜访
邪恶在维多利亚的月光下
血色的开场
消失的手枪
焦黑的手杖
融化的蜡像
谁不在场
珠宝箱上
符号的假象
矛盾通往他堆砌的死巷
证据被完美埋葬
那嘲弄苏格兰警场的嘴角上扬
如果邪恶是首华丽残酷的乐章(那么正义是深沉无奈的惆怅)
它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那我就点亮在灰烬中的微光)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那么雨滴会洗净黑暗的高墙)
黑色的墨染上安详(散场灯关上红色的布幕下降)

事实只能穿向
没有脚印的土壤
突兀的细微花香
刻意显眼的服装
每个人为不同的理由戴着面具说谎
动机也只有一种名字那叫做欲望
farfartherfarther
越过人性的沼泽
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
我们可以遗忘原谅
但必须知道真相
被移动过的铁床
那最后一块图终于拼上
我听见脚步声
预料的软皮鞋跟
他推开门晚风晃了
煤油灯一阵
打字机停在凶手的名称我转身
西敏寺的夜空开始沸腾
在胸口绽放艳丽的死亡
我品尝这最后一口甜美的真相
微笑回想正义只是安静的伸张
提琴在泰晤士
如果邪恶是首华丽残酷的乐章
它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黑色的墨染上安详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
它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
黑色的墨染上安详
1.夜的第七章

周杰伦-暗号

我想要的想做的
你比谁都了解
你想说的想给的
我全都知道

未接来电没留言
一定是你孤单的想念
任何人都猜不到
这是我们的暗号

他们猜随便猜不重要
连上彼此的讯号
才有个依靠

有太多人太多事
夹在我们之间咆哮
杂讯太多讯号弱
就连风吹都要干扰

可是你不想
一直走在黑暗地下道
想吹风想自由
想要一起手牵手
去看海绕世界流浪

我害怕你心碎
没人帮你擦眼泪
别管那是非
只要我们感觉对

我害怕你心碎
没人帮你擦眼泪
别离开身边
拥有你我的世界才能完美

他们猜随便猜不重要
连上彼此的讯号
才有个依靠

有太多人太多事
夹在我们之间咆哮
杂讯太多讯号弱
就连风吹都要干扰

可是你不想
一直走在黑暗地下道
想吹风想自由
想要一起手牵手
去看海绕世界流浪

我害怕你心碎
没人帮你擦眼泪
别管那是非
只要我们感觉对

[ti:半兽人]

再也没有纯白的灵魂
自人类堕落为半兽人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嗜血森林醒来的早晨
任何侵略都成为可能
我用古老的咒语重温
吟唱灵魂序曲寻根
面对魔界的邪吻
不被污染的转身
维持纯白的象征
然后还原为人
让我们半兽人的灵魂翻滚
收起残忍回忆兽化的过程
让我们半兽人的眼神单纯
而非贪婪着永恒只对暴力忠诚
让我们半兽人的灵魂翻滚
停止忿恨永无止尽的战争
让我们半兽人的灵魂单纯
对远古存在的神用谦卑的身份
泪沸腾风异常的冰冷
马蹄声让人睡不安稳
我在等灵魂序曲完成
带领族人写下祈祷文
那城镇无谓的在牺牲
战火焚祭坛开始下沉
我在等觉悟后的族人
往南方大地重新开垦

周杰伦
米兰的小铁匠
跑遍了牧场又绕过了村庄
他就站在街角的旧报摊
眼睛盯着隔壁里的橱窗
一把吉他远远欣赏
木炭一箩筐
木炭一直放
木炭剩一半
火炉烫小铁匠存钱买期望在流汗
巴洛克建筑的街道旁
一家烟雾缭绕的酒馆
波兰的吟唱诗人在弹唱
小铁匠在门外进不去在苦恼
他的铜板还太少
他真的真的想知道
那首来自东欧的民谣
和弦到底什么调
米兰的天空刚破晓
寻马碲铁还要敲多少吉他才能买得到
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睡不着
他将那扑满打破了
小小愿望就快实现了他在笑

[ti:以父之名]
[ar:周杰伦]
微凉的晨露
沾湿黑礼服石板路有雾
父在低诉无奈的觉悟
只能更残酷一切都为了
通往圣堂的路
吹不散的雾
隐没了意图谁轻柔踱步
停住还来不及哭
穿过的子弹就带走
温度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犯着不同的罪
我能决定谁对
谁又该要沈睡
争论不能解决
在永无止境的夜
关掉你的嘴
唯一的恩惠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
后悔也无路可退
以父之名判决
那感觉没有适合字
就像边笑边掉泪
凝视着完全的黑
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沈醉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阳光无言的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
兽沈默的喊叫
沈默的喊叫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延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的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当年那梦的画面
天空是蒙蒙的雾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轻轻走过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
阳光无言地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
沉默的喊叫沉默的喊叫
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燃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地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
我们一起来祷告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当年那梦的画面
天空是蒙蒙的雾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轻轻走过
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ti:最后的战役]
机枪扫射声中
我们寻找遮蔽的战壕
儿时沙雕的城堡
毁坏了重新盖就好
可是你那沾染血
布满弹孔的军外套
却就连祷告手都举不好
在硝烟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
和那些无所事事
一整个夏天的年少
我放下枪回忆
去年一起毕业的学校
而眼泪一直都忘记要掉
嘲笑的声音
在风中不断被练习
这树林间充满了敌意
部队弃守阵地
你坚持要我也离去
我怎么能放弃
我留着陪你
强忍着泪滴
有些事真的来不及
回不去
你脸在抽搐
就快没力气
家乡事不准我再提
我留着陪你
最后的距离
是你的侧脸
倒在我的怀里
你慢慢睡去
我摇不醒你
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
在硝烟中
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
和那些无所事事
一整个夏天的年少
我放下枪回忆
去年一起毕业的学校
而眼泪一直都忘记要掉
嘲笑的声音
在风中不断被练习
这树林间充满了敌意
部队弃守阵地
你坚持要我也离去
我怎么能放弃
我留着陪你
强忍着泪滴
有些事真的来不及
回不去
你脸在抽搐
就快没力气
家乡事不准我再提
我留着陪你
最后的距离
是你的侧脸
倒在我的怀里
你慢慢睡去
我摇不醒你
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
断了的弦
-周杰伦-

断了的弦再怎么连
我的感觉你已听不见
你的转变像断掉的弦
再怎么接音都不对
你的改变我能够分辨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我笑后表情终于有点难过握着你的手
问你决定了再走
我突然释怀的笑笑声盘旋半山腰
随风在飘摇啊摇来到你的面前绕
你泪水往下的掉说会记住我的好
我也弯着我嘴角笑
你的美已经给了谁
追了又追我要不回
我了解离开树的叶属于地上的世界凋谢
断了的弦再弹一遍
我的世界你不在里面
我的指尖已经弹出茧
还是无法留你在我身边
断了的弦再怎么连
我的感觉你已听不见
你的转变像断掉的弦
再怎么接音都不对
你的改变我能够分辨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我笑后表情终于有点难过握着你的手
问你决定了再走
我突然释怀的笑笑声盘旋半山腰
随风在飘摇啊摇来到你的面前绕
你泪水往下的掉说会记住我的好
我也弯着我嘴角笑
你的美已经给了谁
追了又追我要不回
我了解离开树的叶属于地上的世界凋谢
断了的弦再弹一遍
我的世界你不在里面
我的指尖已经弹出茧
还是无法留你在我身边
断了的弦再怎么连
我的感觉你已听不见
你的转变像断掉的弦
再怎么接音都不对
你的改变我能够分辨

瓦解
周杰伦
说着笑着的午后
钟声一直在停留
风声静静躺着在诱惑
我一个人在角落
没有你陪伴的我
连寂寞都笑我太堕落
广场旁边的烟囱
烟雾弥漫你面容
我悄悄背颂你的温柔
喝着加温后的啤酒
这样唯美的镜头
是否只存在故事之中
在你的身后时间把过去带走
时间把镜头带走不假思索
回忆不放手
好想再跟你牵着手
牵着你给我的温柔
哭过以后眼泪还是不停的流

我一个人在角落
没有你陪伴的我
连寂寞都笑我太堕落
广场旁边的烟囱
烟雾弥漫你面容
我悄悄背颂你的温柔
喝着加温后的啤酒
这样唯美的镜头
是否只存在故事之中
在你身后时间把画面带走
时间把镜头带走不假思索回忆不放手
好想在跟你牵着手牵着你给我的温柔
哭过以后眼泪还是不停的的流
雨下过之后街角出现彩虹
泪流干之后又彩虹

〖梯田+爸我回来了·live〗

文山呐~等你写完词
我演唱会都开完了
没关系慢慢来
这首歌我自己了
说到中学时期
家乡的一片片梯田
是我看过最美的绿地
也于是因此让我得了最佳摄影
莫名其妙在画面中的我
不会写词都像个诗人
坐着公车上学的我
看着窗外的牛啃草
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由自在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哦~我亲爱的牛儿啊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哦~我亲爱的牛儿啊
面店旁的小水沟
留着我们长大的梦
绕过天真跳至收割期
人们的汗水夹杂着满足与欢笑
形成我现在最(舍)不得的画面
也是我另一项参展作品
靠着回忆画成油画
拿到奖状有个啥用
鼓励你多去回忆是吧
哼~我真想撕掉换回自然
怎么梯田不见多了几家饭店
住在里面看着西洋片
几只水牛却变成画挂在墙壁上
象征人们蒸蒸日上
一堆游客偶尔想看看窗外的观光景点
但只看到比你住的再高一层的饭店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哦~我亲爱的牛儿啊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哦~我亲爱的牛儿啊
'music'
其实我回家就是想要阻止一切
让家庭回到过去甜甜温馨的欢乐香味
虽然这是我编出来的事实
有点讽刺有点酸性
但它却在这快乐社会发生~产生共鸣
产生共鸣~来阻止一切暴力
眼泪随着音符吸入血液~情绪
从小到大你叫我学习你把你当榜样
好多的假象
妈妈常说乖~~听你爸话
你叫我怎么跟你像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别再这样打我妈妈~
hoi ya e ya 那鲁湾 na e na ya hei
我说的话你怎么不听?

〖是做音乐不是在举办辩论大会〗
〖辩论自己对音乐有多会〗
〖炫耀自己的乐器有多贵〗
〖觉得自己有多可贵〗
〖我的音乐你们排队〗
〖看演唱会我说得对〗
〖我做得对我的绝对〗
〖你会不会?〗
〖会不会拿音乐来比来比去〗
〖那么爱笔〗
〖我就去便利商店买支笔给你〗
〖来吖~比比比丘比〗
〖~比丘比丘比丘比~〗
〖比较来比较去比较来比较去〗
〖比较来比较去比…比卡丘〗

星晴
乘着风游荡在蓝天边
一片云掉落在我面前
捏成你的形状
随风跟着我一口一口吃掉忧愁
载着你彷佛载着阳光
不管到哪里都是晴天
蝴蝶自在飞
花也布满天一朵一朵因你而香
试图让夕阳飞翔
带领你我环绕大自然
迎着风开始共渡每一天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着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星否听的见
它一定实现

回到过去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
时间在旁闷不吭声
寂寞下手毫无分寸
不懂得轻重之分
沉默支撑跃过陌生
静静看著凌晨黄昏
你的身影失去平衡慢慢下沉
黑暗已在空中盘旋
该往哪我看不见
也许爱在梦的另一端
无法存活在真实的空间
想回到过去试著抱你在怀里
羞怯的脸带有一点稚气
想看你的看的世界
想在你梦的画面
只要靠在一起就能感觉甜蜜
想回到过去试著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分散时间的注意
这次会抱得更紧
这样挽留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想回到过去
照亮这整个演唱会
谢谢你们来看我
我很感动也很高兴

最后的战役
怎么办我已忘记接下去的歌词
没关系我用即兴的方法
自己来唱
现场编歌词个大家听
你说好不好
现在我可以就说好
在硝烟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
和那些无所事事一整个夏天的年少
我放下枪回忆去年一起毕业的学校
而眼泪一直都忘记要掉
嘲笑的声音在风中不断被练习
这树林间充满了敌意
部队弃守阵地你坚持要我也离去
我怎么能放弃

我留着陪你强忍着泪滴

有些事真的来不及回不去

你脸在抽搐就快没力气

家乡事不准我再提

我留着陪你最后的距离

是你的侧脸倒在我的怀里

你慢慢睡去我摇不醒你
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
泪水在战壕里
跟红在那里
决了堤

爱我别走
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
夜里的寂寞容易叫人悲伤
我不敢想的太多
因为我一个人
迎面而来的月光拉长身影
走在漫无目的的街
我没有你的消息
因为我在想你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
夜里的寂寞容易叫人悲伤
我不敢想的太多
因为我一个人
迎面而来的月光拉长身影
一个人走在漫无目的的街
我没有你的消息
因为我在想你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ti:迷迭香]
[ar:周杰伦]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
性感得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软性的饮料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给拥抱
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着腰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百合花的味道
有迷迭香的味道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地像一只猫
动作轻逸地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得刚好
爱情的饮料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给拥抱
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着腰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地像一只猫
动作轻逸地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得刚好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
性感得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如此心跳
一切都想要
你的唇膏鲜艳讨好
一股自信的骄傲
什么预兆气氛微妙
爱你我知道
预兆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自己保存吧。追问不是吧。不是我要找的歌,我找的歌是我搜的这句歌词的
凤凰传奇《爱的狂怒》内容来自www.xyx234.com请勿采集。

原标题:《炉石传说》WE优容爱哭诉都输一整天了,粉丝安慰:虎牙比赛赢了

新游网(xyx234.com)游戏门户网声明:新游网(xyx234.com)游戏门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部分图片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原网站)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来源,若有侵权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
分享:
关键字: we 炉石传说

您可能还关注:更多>

炉石传说LF战队入驻虎牙,WE优容爱笑成花:我们终于有对手了
炉石传说LF战队入驻虎牙,WE优容爱笑成花:我们终于有对手了炉石传说黄金战队联赛秋季赛正在火热进行中。当然了,这项比赛在10月3号就要先告一段落了。如今,炉石传说在国内的热度也非常高。尤其是自从WE取得世界冠军后,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坑了。如今,提及到炉石传说的话...[查看详情]
炉石传说控制法师卡组
炉石传说控制法师卡组小编为您搜罗的答案:炉石传说是一款非常受玩家喜爱的卡牌游戏,在炉石传说手游中炉石传说管理法卡组中有哪些卡组呢?在使用上又有哪些小技巧呢?小编来告诉你卡组构筑:1、疯狂的科学家2、自爆绵羊3、...[查看详情]

最新图文更多>

推荐资讯更多>

  • QQ飞车手游什么B车最厉害? 最适合新手玩家B车推荐

    在QQ飞车游戏中,那些各种各样的赛车针对游戏玩家而言是十分关键的,特别是在对局比赛排位的那时候,我们所使用的赛车特性通常是制胜的关键环节。而除开A车和S车之外,B车在游戏中是最火爆的一种,并且B车的特性相对性于A车而

  • 我的世界僵尸可以驯服吗? 驯服僵尸详细技巧解析!

    在我的世界游戏中你能收服马、骆驼等小动物,收服后能够用于座骑来使用,还可以直接在游戏中建造出房屋、飞机场等神奇的建造,这个游戏可玩度很高,归属于沙盒游戏类的手机游戏。同时在游戏中丧尸是非常常见的一种怪物,很多玩

  • 我的世界冰雪女王在哪里? 暮色森林冰雪女王击杀攻略!

    冰雪女王应当算作暮色森林中最后大BOSS了,由于朋友们打进这这一个冰雪女王的关卡基本上这么MOD也快要接近尾声了。因此按照道理而言冰雪女王可以做为最终BOSS,很多玩家都觉得冰雪女王这个BOSS很厉害,那麼要怎么挑戰呢?下边

推荐视频更多>